山東儲鑫 防偽反假服務中心

“中國人民銀行”六個字的來歷

208

 人民幣上“中國人民銀行”六個字寫得力足豐潤,典雅和諧且剛柔并濟,它們是誰書寫的呢?這個問題曾一度撲朔迷離,說法不一。中國人民銀行總行經調查認定,真正的書寫者是山西的馬文蔚。
   行長“施計”,馬文蔚書寫“咱們銀行”
   1950年初春,我國政府決定設計發行第二套人民幣,以適應新中國成立后,國民經濟迅猛發展的需要。政府決定由時任中國人民銀行印刷局副局長的王顯周負責組織中央美術學院羅工柳和周令釗設計人民幣圖案,由中國人民銀行第一任行長南漢宸負責征集人民幣題字。
   第二套人民幣是我國首套完整的貨幣,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南漢宸行長對題字十分為難,是繼續沿用第一套董必武寫的楷書呢,還是請人再寫?為此,南漢宸請示了周**。周**表示,鈔票代表一個國家的形象,馬虎不得。
   “馬虎不得”,那讓誰寫呢?南行長想到了經濟研究室的研究員馬文蔚。
   馬文蔚,山西省太原市陽曲縣黃寨村人,生于1904年,1930年畢業于南京中央大學經濟系,后供職于中央造幣廠當審核主任,曾在孔祥熙部下做過事。1949年6月,經薄一波介紹到中國人民銀行總行工作,曾任參事、金融研究員。此人性格剛毅,博學多才,尤善書法。
   1950年4月的一天,南漢宸叫人把馬文蔚請到辦公室,拿出一桿筆讓他鑒賞。馬文蔚說,這是一支宮廷御筆。南行長說:“好眼力,寫幾個字看看?!彪m然是宮廷御筆,但馬文蔚卻表示不如自己的筆好寫。于是,南行長讓他回去拿筆,與自己比試比試。
   隨后,馬文蔚拿來了自己平時練字的毛筆,只見南行長正在把天藍色的虎皮宣紙剪成四方小塊,讓馬文蔚跟著他寫“咱們銀行”。雖然感到行長今天有點特別,不過馬文蔚也沒多想,于是便拉開架勢,跟行長寫了起來。
   馬文蔚跟著南漢宸反復寫“中”、“國”、“人”、“民”、“銀”、“行”、“元”、“角”、“分”、“壹”、“貳”、“叁”、“伍”、“拾”等字。寫完后,兩人一起選出“比較好的一組”,這組字便成了后來第二套人民幣票面上的全部漢字,而兩人也為國家保守了這個秘密,從未與人說起。
   馬文蔚為人民幣題寫的“中國人民銀行”的字樣,很多人認為字形與魏碑相似,而基本筆畫仍屬隸書。但據學者考證,這種字體叫“張黑女”碑體,它是北魏碑體的故名,被認為是北魏碑體中的精品。
   第四套人民幣發行,專家仿寫“玉”和“金”
   在1957年“大鳴大放”中,馬文蔚被打成“右派”,并于1958年4月遣回陽曲縣勞動教養。1978年,馬文蔚的冤案平反。而中國人民銀行首任行長南漢宸卻已在1967年就被迫害去世了。根據國務院104號文件,平反后的馬文蔚按退休干部安置原籍。其時,他已經74歲,人民幣已發行第三套,票面上那幾個“中國人民銀行”仍在沿用著,但他仍從未與人說過此事。
   1956年,國務院公布了第一批漢字簡化表。1980年第4套人民幣準備發行的時候,總行決定把“中國人民銀行”的繁體“國”、“銀”改為簡體,于是給居住在陽曲縣的馬文蔚發函,約請馬老重寫簡體的“國”和“銀”??墒?,馬文蔚老先生已年近八旬,又有哮喘病,握筆已不穩,未能再寫這兩個簡體漢字。最后,北京印鈔廠的專家們經過細心臨摹馬文蔚先生的筆體,終于臨仿出了簡體的“國”和“銀”。
   需要說明的是,現在用的人民幣“中國人民銀行”中“國”字的“口”與“銀”字的“艮”,仍然是用的馬文蔚的原跡,只有“國”字的“玉”和“銀”字的“金”,則是印鈔廠的專家們仿寫的。
   媒體失實報道,引馬文蔚出面澄清事實
   上個世紀80年代初,全國興起了一股書法熱,人們便對人民幣上“中國人民銀行”六個字產生了興趣,紛紛猜測誰是這六個字出自那位大家。

   1983年3月1日的《山西日報》刊發了一則《“中國人民銀行”六個字是冀朝鼎手筆》的文章。此文一出,立刻在全國引起反響,上?!缎旅裢韴蟆芬草d文說這六個字為冀朝鼎書寫。而還有報紙卻說是中國人民銀行首任行長南漢宸書寫了這六個字。因為南漢宸行長也寫得一筆好字。
   看到這樣的報道,馬老很生氣,“本來我是不想把這秘密說出來的,事情過去了30年了,南漢宸行長也去世了,但我不能看著報紙以訛傳訛。如果我把這個秘密帶走,就對不住南漢宸行長和寧嘉風、鄭伯彬同志?!?br />    于是,馬老給時任中國人民銀行總行副行長胡景云寫了一封信,并附上刊有《“中國人民銀行”六個字是冀朝鼎手筆》的山西日報樣刊。在信中,馬老表示堅決不同意《山西日報》登載的“中國人民銀行”六個字系冀朝鼎手筆的說法,質詢總行《山西日報》上的說法是否總行提供的資料,并要求總行能夠調查此事。
   總行調查,認定“中國人民銀行”為馬文蔚書寫
   收到馬文蔚的來信后,總行馬上給他回信說:《山西日報》所載《“中國人民銀行”六個字是冀朝鼎手筆》的報道不是總行提供的資料。我國為了避免人民幣遭到破壞,對人民幣票面上的每個部位設計、制版和印刷都是保密的,從不公開。對《山西日報》的報道我們另去函查詢。你提出的人民幣上面的字是南漢宸行長在任期間編定的是屬實的,關于“中國人民銀行”六個字到底是誰的手筆,請你能把當時的詳細情況向我們介紹。
   與此同時,總行先后派出金融研究所的陳溶和高級工藝美術師張作棟、陳明光帶著“絕密一號”存檔手跡赴晉調查此事。
   調查人員到山西作了詳細調查,并進行了嚴格的技術鑒定后,寫出了《關于馬文蔚書寫“中國人民銀行”行名字的情況》認定報告,報告結論指出:從馬文蔚同志談當時書寫情況,特別是說明字是寫在虎皮宣紙上的,是方塊形寫成的字,和我們所存原稿相對是一致的;從這次調查時,馬文蔚書寫的字體、字形及筆法看,雖多年未寫,年紀也大了,字看起來也蒼老一些,但與原稿相比較,筆跡還是一致的。
   于是,中國人民銀行總行明確認定:“中國人民銀行”行名及人民幣面額漢字的書寫者是馬文蔚。1984年9月,中國人民銀行總行特發公函指出:馬文蔚同志是一位對銀行建設有貢獻的舊知識分子,1950年受南漢宸行長委托,為人民幣題寫了“中國人民銀行”等字。
   隨后,總行一次性發給馬文蔚5000元人民幣作為稿費。同時,為了表彰馬文蔚先生對金融事業所做出的特殊貢獻,以及他對工作的嚴謹作風,為改善其住房條件,特撥???4000元給馬老。
   1984年7月,《北京晚報》率先發出消息:《題在人民幣上的“中國人民銀行“六字為馬文蔚書寫》。
   1986年4月,《天津日報》和《長江日報》先后報道了此事,全國多家媒體予以轉載。1987年7月24日,《南方周末》刊發周學對馬文蔚的專訪報道,進一步確認了“中國人民銀行“六字系馬文蔚所書。(張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