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儲鑫 防偽反假服務中心

人民幣設計師---曲振榮

5795
  •  化作一片白云,回到布達拉
  • 記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高級工藝美術師曲振榮
  • 從黃山到布達拉宮幾千公里的穿越,從上海人民廣場的六卷膠卷到一只鴿子,從一筆筆的設計、素描到在38幅設計稿中脫穎而出……曲振榮以第五套人民幣50元券,“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五十周年”紀念鈔的背面票面設計、背面主景設計、素描稿創作而蜚聲業內。在采訪中,他幾乎不提藝術理論和設計理念,而是用一個個難忘的故事,用一個個刻骨銘心的細節,講述一位鈔券設計師怎樣被打動、和怎樣去表達這些感動。

      意外:黃山換成了布達拉宮

      第五套人民幣50元券的背面主景是布達拉宮,而最初設計稿中主景圖案卻是黃山。最能體味到這一變化深刻意味的人,莫過于曲振榮。

      1996年初春,新一套(第五套)人民幣設計任務秘密下達了。當時曲振榮是上海印鈔廠的主力設計師,他的設計作品經過層層申選,終于報出了第一次設計報樣稿,確定的背面主景是世界遺產著名山川黃山。根據整套人民幣主景組合形式,曲振榮采用了迎客松和玉屏峰的風景圖案進行組合配以膠印花紋,手工繪制出報樣稿。經過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中國人民銀行、國務院的逐級報批,也經過一次次修改和調整,終于完成了正式上報稿,與第五套人民幣其他券別的設計稿一起,被送到了上級領導案頭。結果卻意想不到,上級領導從大局出發,提出了新一套人民幣背面主景名山大川系列中增加西藏題材,將50元券背面的黃山主景改為西藏布達拉宮。

      一切重頭開始?!叭嗣駧旁O計從來就是一項重要政治任務,這不是我個人的運氣,而是這項工作的特殊性質?!鼻駱s說,“說不難過,肯定是假的,黃山的設計方案整整做了一年,花了很多心思?!笔煜と嗣駧旁O計內情的人都了解,每一套人民幣設計,都凝結著無數設計師心血。有些心血最終得到體現,還有許多被無聲無息忘卻……

      曲振榮始終覺得自己是幸運的。他最終完成了布達拉宮主景設計,報批樣很快又經中國人民銀行人民幣研制領導小組同意上報國務院。雖然是整套人民幣設計中最后完成的,但后期進展非常順利。從此,曲振榮與遙遠的西藏,通過億萬人每天使用的人民幣,緊密聯系在了一起。

      發現:布達拉宮天空的云

      19988月,曲振榮來到西藏采風,高燒三天后,他終于與布達拉宮第一次相遇。他第一眼就被這一歷經千年的輝煌建筑震撼了——“非凡的”、“神圣的”、“無比的雄偉壯觀”,這些突然降臨到他腦海中的詞匯,迅速使他興奮起來。

      大病初愈的曲振榮和雕刻師徐永才拾級而上,來到白云依托下的布達拉宮腳下,雙手撫摸著砌筑宮墻的堅實石磚。在深邃藍天、壯闊山巒、燦爛陽光、宮殿鎏金瓦頂的共同襯映下,布達拉宮是那樣凝重與深厚、圣潔與雄偉。每個角度、每個細節,都在點燃他創作的火焰。為尋找最佳角度,在當地人民銀行協助下,他們來到布達拉宮西南面一家水廠房頂上,從這里看布達拉宮,同現在鈔票上呈現的布達拉宮形狀完全一樣。

      在人民幣50元券背面主景中,不但有布達拉宮,還有那一卷卷白云。布達拉宮天空上綿軟而厚實的白云,是曲振榮創作中的發現。曲振榮感慨:“西藏的云太有特點了,它飄忽不定,看似虛幻,卻又實在;它是厚實的,卻又有層次;密則凝滯,疏則輕浮,疏密有度與布達拉宮相協調,方能表現出氣象萬千的雄渾。那種感覺,非親眼目睹難以想象?!?/span>

      回到上海,曲振榮的心仍留在西藏。數日后,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把設計師們又一次集中到北京懷柔進行主景的再創作。雖伏在案頭,但面對采風照片與彩稿,高原清風仍撲面而來,布達拉宮金頂與金頂邊藍天白云,仍時時在曲振榮腦海中浮現。再創作的主要任務是依據彩稿繪制雕刻用的黑白素描稿,曲振榮深知,素描稿質量對雕刻作用重大。他不但把大量精力投入到素描稿創作中,還與一起采風的雕刻師徐永才不斷探討:在雄渾的布達拉宮上空,細細刻上了大朵大朵飄忽不定的祥云,使莊嚴宮殿更添圣潔的靈動。

      在素描稿繪制創作中,曲振榮和設計團隊的同志,夜以繼日創作……半個月后,他終于完成了素描大稿,并在評審中,一次性通過。這時,他松了口氣,才感到坐骨神經巨痛無比……

      得失:最好的設計是完美結合

      曲振榮畢業于中央工藝美院,很早就在藝術上嶄露頭角。大學畢業后,每年都有作品入選省市各種藝術展并獲獎。著名畫家、清華美院繪畫系主任杜大愷對他非常賞識,曾有意招他為研究生的開山弟子。但他進入中國印鈔造幣行業后,衷情于鈔券設計,數十載傾注全力,未曾動搖。他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五十周年”紀念鈔設計在38幅設計稿中一舉中標;他曾用六卷膠卷抓拍到上海人民廣場上一只飛翔的鴿子,只為完成對紀念鈔上一只“主鴿”生動的寫實;他還曾在深夜的藝術揣摩中走火入魔,一頭撞上角鐵鮮血橫流……在他后來具體組織的2008年奧運紀念鈔、中銀新版港鈔、澳門幣、中銀百年紀念鈔、澳門生肖鈔的設計環節,他把多年對鈔券設計的理解和追求傳遞到作品中。

      在他看來,鈔券設計最重要的是藝術與技術的完美結合,還有個人與團隊的融合。這也是他曾經為鈔券設計事業,而涉獵諸多藝術門類的原因。他堅信,越寬的藝術域值,能給鈔券設計帶來越多完美結合的可能。但如果讓他選擇最喜歡做什么,他一定會說,愿意化作一朵白云,回到布達拉宮那片天的上空。

    本文來自于網絡,如有侵權,請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