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儲鑫 防偽反假服務中心

人民幣印刷全過程

730


視成捆鈔票如“白菜”


  對于在印鈔廠的工人來說,放在生產車間里的人民幣只不過是他們生產的普通產品而已。在印鈔廠工作,雖然滿眼看見的都是鈔票,但生產數量有嚴格的控制,就連有瑕疵的人民幣也不能隨意扔掉,必須上交,每隔一段時間上面還要核對,一旦查出問題,“整個部門的人都要接受調查”。此外,全廠每個車間都安裝了24小時不停歇的攝像系統,任何時間、任何部門發生的事,都可以從電腦記錄中調出來查閱。因此,印鈔廠各道工序的工人都不會隨意走動。工人進入印鈔廠第一件事就是學習保密條例:不許到車間別的班組串門,不許給朋友說自己在印鈔廠工作,不許跟人談論關于鈔票印刷的事情。印鈔業是一個具有獨特企業文化的行業,管理者反復向工人們灌輸這樣一種思想:“你面對的是產品,不是錢?!?/span>


  至于許多年輕人喜歡玩的麻將、撲克牌,卻被從業者視為“洪水猛獸”,唯恐避之不及。因為印鈔廠規定不許賭博,哪怕是純粹的打牌娛樂也不玩。幾十年前,上海印鈔廠就曾經槍斃過一個人,他從廠里偷走了幾百元錢,還花了10元買香煙——這就是進入流通領域了,罪加一等。所以印鈔廠有明確規定,無論在家里還是家外,一旦發現員工參與賭博,輕則記過,重則辭退!


  印鈔廠的管理制度以“嚴字當頭”。2005年7月,某生產車間發現兩張100元的人民幣產品缺了一只角,這兩只錢角立即引起了上至總公司下至全廠職工的高度重視??墒?,個把月下來依然沒有定論。但事情并沒有就此結束。兩只缺掉的“角”需要領導來“補償”。按理說,出了兩張缺角100元人民幣次品,按1:1扣發領導200元工資已經夠嚴格了,可結果卻是廠領導被扣一年綜合考核獎等獎金上萬元,處領導被扣數千元,該車間的工人被全體“記過”一次!


       


       


“百元票”背后的趣聞


  眾所周知,第四套人民幣百元票上用的是四位領袖的頭像,但第五套的百元票為什么只選用了毛澤東的頭像呢?原來,這背后還隱藏著一段鮮為人知的趣事。


  第五套人民幣的正面圖案,曾經考慮過選用中國歷史上的著名人物,如孔子、莊子、李白、岳飛、李時珍等,但從安全角度看,這些歷史人物的頭像不利于防偽。因為鈔票上的人物形象老百姓越熟悉越好,這樣只要鈔票上人物的形象稍有變化(譬如遇到假鈔),就會引起警覺。所以選來選去,還是毛澤東的形象最好,因為毛主席的形象大家最熟悉。第五套百元票選用的是毛澤東在第一次政協會上講話的形象,之所以只選擇他一人的頭像,并且比以往放大了幾倍印在鈔票正面,也是從防偽角度考慮的:凹版雕刻印制的大頭像,造假者很難仿制;識別毛澤東一個人,也比辨識幾位領袖頭像簡單得多。


  還有一個變化令許多人搞不明白,為什么第五套人民幣的百元一改第四套人民幣百元票的暗綠色調,而采用了紅色呢?這主要是因為紅色喜慶、漂亮。就像中國人的服裝,過去以灰藍為主,改革開放后,逐步變得五彩繽紛,亮麗起來。人民幣設計是時代精神的體現,第五套人民幣也像改革開放后中國人的服裝一樣,變得亮麗起來。并且第五套人民幣百元券定于建國五十周年的1999年10月1日發行,要有一種喜慶的色彩。


  除此以外,百元的紅色大票,還帶來了一個意想不到的結果,就是大受廣東沿海一帶群眾的歡迎,南方人認為這紅色百元大票特喜慶。紅紅的色彩,中間花團錦簇似的一團富麗堂皇的裝飾紋樣,再加上被許多百姓視為保護神的偉大領袖毛主席。這些正符合中國人吉祥喜慶的傳統觀念,用在節日、婚禮或其他需要送紅包的場合,尤其拿得出手。過去廣東人送孩子壓歲錢,往往拿人民幣去換港幣,因為港幣的色彩喜慶?,F在好了,他們再也用不著去換港幣了。


  當然,第五套人民幣的設計師們并沒有想到廣東人送紅包,他們考慮的除了政治文化等內容外,更重要的是防偽。第五套人民幣與前四套相比,最重要的進步是防偽技術大大地前進了一步,一張看似簡單的鈔票,其實內部處處藏著“機關”,如:微縮膠印文字、紅藍彩色纖維、固定人像水印、橫豎雙號碼、陰陽互補對印圖案、光亮油墨面額數字、磁性微文字安全線、手工雕刻像。隱性面額數字等等,共計10多道防偽設計! 一張人民幣,從手工雕刻模板到印刷出廠,至少要經過七八道工序。為了防偽,鈔票上偉人頭像的模板全是手工在鋼板上雕刻而成,雕刻時,一點一線都不能出錯。手工雕刻耗費的時間多則一年、少則半年。


  人民幣是一種特殊產品,它的質量關系到國家的名譽。正因有了大師們的精巧設計,和印鈔工人的辛勞付出,被稱為“國家名片”的人民幣,才能以卓爾不群的身姿出現在世人面前。